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100章 杏黃旗到手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沈浪狂噴一大口鮮血,身體受了嚴重的創傷。

    劇烈的疼痛讓沈浪倒抽一口涼氣,他全身浴血,身體多處骨絡已然碎裂。

    血蓮剛才那一擊只是警告,否則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命活,身體多半已經化為了齏粉。

    “自作自受!”

    玉瑤目睹了一切,心中涌起無名怒火。她還以為是沈浪有意褻瀆神女,所以血蓮才攻擊沈浪。

    雖然沈浪做了很過分的事,但玉瑤還是上前將沈浪扶了起來,咬著銀牙道:“我們快走!”

    “不,我還不能走!玉瑤姑娘,你先離開這里。”沈浪渾身燃燒起圣陽戰氣,推開了玉瑤,艱難的站起身來,目光鎖定血蓮后方擺放的供桌。

    供桌上,擺放著冥河神女的無字靈位,靈位前是一件三足小鼎,鼎中插著一面杏黃色的古樸小旗,小旗表面散發著蒙蒙黃光!玄妙之極。

    供桌上杏黃色的古樸小旗,定是那中央戊土杏黃旗!

    正當沈浪起身前行時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玉瑤嬌軀顫栗,甩了沈浪一巴掌。那纖纖玉手,力度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沈浪臉上很快就有了一塊巴掌印,面色極為難看,質問道:“玉瑤姑娘,你為何打我?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這一掌是想打醒你!沈浪你個禽獸,連神女都敢褻瀆,你不覺得自己行為太過分了嗎?難道你還想做出更出格的舉動?”

    玉瑤嬌軀微微顫栗,情緒出奇的憤怒。

    沈浪皺眉說道:“你誤會了!沈某絕無褻瀆神女之意,倒不如是說奉神女之命總之,玉瑤姑娘,請你相信我,沈某沒有那么無知,拿自己性命開玩笑。其中原委,沈某之后再跟你解釋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玉瑤咬著貝齒,俏臉一陣僵硬,她也不知道沈浪說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換種思路來想,如果沈浪真的褻瀆了圣女,為何血蓮不是直接擊殺他,而是讓沈浪重創。

    玉瑤之前在血蓮山山頂的黑色宮殿中見過血蓮的厲害,絲毫不懷疑血蓮有秒殺沈浪的能力。

    血蓮沒有取走沈浪的性命,或許沈浪的行為真的是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不過,一想到沈浪摸了冥河神女的胸在玉瑤心中,沈浪的人品值已經降低至零。

    沈浪不再理會玉瑤了,拖著重傷之軀來到了血蓮后方的供桌上。

    “神女前輩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出于對大能的尊敬,沈浪忍著傷痛,朝著供桌上的靈位彎腰一拜,隨后取走了供桌上三足小鼎插著的杏黃旗,全程沒有一絲阻礙。

    就在沈浪取走杏黃旗的一瞬間,籠罩著祭壇周邊的黃土開始一點一點的消失!

    神女河的黑色河水沒過了黃土,頃刻間就將整座神女墓祭壇給淹沒。血蓮浮在黑色河水上,神女那完美絕倫的肉身并沒受到影響,依舊漂浮在血蓮之上,絕美的容貌帶著一絲悲傷的氣息,高貴的讓人無法仰視。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沈浪見神女墓祭壇被河水淹了,不禁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玉瑤俏臉發白,沈浪屢屢冒犯神女,這下他們真的能活著離開嗎?

    “不對,這不是被淹了,而是黃土消失了!”

    沈浪注意到了重點,自己取走杏黃旗后,黃土就漸漸消失。

    難怪之前冥河神女說“如此還能不叫是冒犯”,原來取走中央戊土杏黃旗后,祭壇就會被河水淹沒。

    沈浪和玉瑤兩人頸脖處都帶著神女之血,神女河的河水不會對他們造成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“神女前輩,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沈浪朝著血蓮上的神女一拜,隨后對著玉瑤道:“玉瑤姑娘,我們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玉瑤怔了一下,毀壞了神女的祭壇,就這么一走了事,真的好嗎?

    “還愣著干什么,快!”

    沈浪催促了一句,玉瑤回過神,上前扶起了沈浪,轉身朝著神女河前方游去。

    不多時,兩人已經游了數百米,遠離了神女的肉身。

    玉瑤見沒遭遇什么威脅,心中也松了一口氣,美眸瞥了眼沈浪,撇嘴道:“沈公子,你是不是該給小女子解釋一二,這到底是什么回事?”

    見玉瑤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滿了寒意,沈浪有點無奈,只好解釋了一遍他種種舉動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這些是真的?”

    玉瑤震驚不已,難以置信高貴如冥河神女那種天仙,會和沈浪對話。

    而且沈浪說冥河神女的肉身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死亡,這可是一個足以震驚整個南淵之地的消息。

    這些玉瑤還能相信,但還有一些事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,也就是說,冥河神女想從你身上得到某樣東西,所以你就對神女那樣?”玉瑤質疑問道。

    沈浪有點無語,什么叫那樣?他再次解釋道:“不是我對神女那樣,是神女控制我的身體。做出那種舉動的時候,我的身體是不受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怕是只有沈公子自己才會相信了!”

    玉瑤冷哼一聲,精致的臉蛋帶著一絲羞惱。她才不信神女會控制沈浪摸自己的胸,這也太扯了。

    多半是沈浪沉迷神女的美色,自己想摸人家的胸。

    總之,經過這場事件,玉瑤對沈浪的印象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沈浪也懶得解釋了,反正他怎么解釋,云瑤都不信。這件事也確實不好解釋。

    要游到神女河的入口還需要一段時間,沈浪取出剛才得到的中央戊土杏黃旗,拿在手上把玩了一陣,心中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這杏黃色的小旗造型古樸,旗長一尺七寸。

    沈浪明顯能感覺到杏黃旗和別的法寶不同,即便在籠罩著法則之力的神女墓中,此旗居然也能泛起靈光!

    要知道別的法寶在神女墓中,靈光全無,催動靈力也沒有一點反應,就和廢鐵差不多。

    師父云痕子曾言,五色神旗頗為特殊,認主時并不需要催動天靈訣,元靈根潛質點達到99點的修士能自行讓五色神旗滴血認主。而且單一一面旗幟也能為已所用,發揮出一些非同尋常的作用。

    正好沈浪手臂上有多道傷口,他將傷口處的鮮血撒在這面中央戊土杏黃旗上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杏黃旗有了劇烈反應,當即化為一道盛若烈陽般的黃色光芒,直接鉆進了沈浪身體中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這一瞬間,沈浪面孔扭曲,口中發出痛苦的慘叫聲,一種強大到極致的奇異力量在和自己身體融合,血液在沸騰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說

    ps:看到書評區很多書友支持山月,山月真的很感動,謝謝,謝謝。支持即是最大的動力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