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818章降靈符
    這應該就是那個降頭師所說的降靈符了。

    符紙顏色非常陳舊,似乎遺留了很長的年月。黃紙表面還用銀色的筆跡刻畫著古怪的紋飾和符號。

    沈浪看上幾眼,總感覺那一道道紋飾和符號有著某種神秘力量,連丹田內的真色真氣也跟著涌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些符號和紋飾,形狀奇特,歪歪扭扭,但好像又暗含著某種規則,蘊藏某種玄妙深奧的東西。

    沈浪小心翼翼的將貼在牌位上的這張黃色符紙撕了下來,拿在手中,確實能感覺到一絲極其微小的怪異氣息。

    但是要說哪里怪異了,沈浪也說不上來。

    “哼,一張破紙而已,你還當成寶了,真是無知!”花紫靈一臉鄙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當不當成寶,關你什么事?”沈浪有點不爽的嚷道。

    花紫靈輕哼了一聲,干脆閉口不言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的沈浪,估計也會覺得一張破紙不可能會有什么屁用。

    但是他見識過符紙的神秘之處,無論是封印在干尸傀儡腦門上的那種符紙,還是王天古得到的那張傀儡神符,都是異常玄妙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般像這種玄妙無比的符紙都是要用自身精血為引,才能發出會效果。

    這個降靈符,說不定也有著某種功能。

    沈浪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玉盒,小心翼翼的將符紙放在玉盒中,再把玉盒收進儲物袋里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這個符紙有點像道門之物。和沈浪之前在王重陽水府中感受到的氣息有那么點相同。

    那個降頭師組織光明會的創派人或許也跟華夏國的道門有關。

    關于降頭術,沈浪也略有所知,事實上也源于華夏國道門。

    據說很早以前,道門中的心術不正者,利用道家博大精深的秘術而去炮制大量的與道門思想相悖的“實驗”,譬如養小鬼,便逐漸誤入邪門。

    沈浪決定等有時間一定要去一趟那個光明會總部,說不定可以知道這個降靈符的用處。

    離開祠堂后,沈浪和花紫靈兩人也沒有回旅舍。

    現在青灣村里已經被警察團團包圍,到處都是警車的鳴笛聲,兩人隨便找了個樹林,打坐休息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坐上了去往華海市的飛機。

    上午十點半左右,沈浪和花紫靈兩人下了華海市的飛機。

    李飛等人已經在機場外迎接,柳瀟瀟,白傾雨,紅月,鳳欒,伊憐等人全都到了。

    見花紫靈也在,眾人不禁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別擔心,這個女人已經不會再傷害我們了,我現在和她是合作關系。”沈浪立馬笑著解釋起來。

    花紫靈冷哼了一聲,主動和沈浪拉開了距離,面無表情的站在一邊。

    她也覺得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,明明幾個月前,這個臭男人還只有被自己虐的份。

    但幾個月后,兩人的身份仿佛對調了一般,花紫靈現在在沈浪面前都得唯唯諾諾,自己以后能虐這個臭男人的概率幾乎為零。

    “浪哥,你突破化境了?”伊憐兩眼一亮。

    “嗯!”沈浪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鳳欒伊憐紅月等人都露出一絲驚容,難怪沈浪能和花紫靈走在一起,原來已經突破化境了。

    化境武修代表著什么,她們也很清楚。不用說俗世,就算是在武修世界中,那也是屹立在頂端的存在。

    鳳欒雖然也為沈浪感到高興,但眼中隱約閃過一絲憂傷。沈浪修為越高,代表自己理他的世界將會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柳瀟瀟她們生活在俗世,或許不知道武修是個什么樣的概念,但鳳欒從小在如意門,非常清楚武修追求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鳳欒也知道沈浪是那種一心尋求突破的武修,現在又突破了化境,世俗中恐怕很難留得住他了。

    幾人出了機場,坐上車回家了。

    到了鄭家莊園,眾人圍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“沈浪,你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能不能跟我們說說?”柳瀟瀟滿臉關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沈浪微微點頭,既然女人問了,他也稍稍講述了一下這段時間的經歷。

    涉及蘇若雪的事,沈浪實在是不好在眾人面前講出來,有意隱瞞了過去。

    花紫靈被晾在一邊。

    她試著和伊憐打起招呼,但伊憐面色僵硬,躲她還來不及。花紫靈有些心痛。

    沈浪身邊明明有這么多女人,可伊憐居然還是心甘情愿的在這臭男人身邊。這讓花紫靈心中非常不平衡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這樣,現在有人盯上了我還有花紫靈,所以我才和這個女人合作。不過放心,對方應該會不追來俗世。”

    沈浪嘴上這么說道,其實是不想讓眾人擔心。

    危機還遠遠沒有解除,極樂宮的武修不知道會不會追到俗世來,沈浪暫時不能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即便是對方沒有追過來,自己這段時間也需要在俗世避一避,至少等風波過去了再說。

    眾人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每次沈浪回來,總感覺驚心動魄。

    “沈浪,這次你準備待多久?”白傾雨咬牙問道。

    沈浪撓了撓頭:“現在還不知道,應該會待上一段時間吧。”

    眾女沉默不語,特別是柳瀟瀟和白傾雨兩人,表情明顯有些失望。聽沈浪的口氣,似乎遲早還是要去那個什么武修世界。

    李飛咳嗽了一聲,打破了沉悶,拍手道:“已經快到中午,大家一起去吃飯吧。我特別準備了一場宴會”

    和往常一樣,這次沈浪歸來,又是眾人齊聚,舉辦了一場宴會。

    以沈浪現在的修為來說,俗世里完全就是沒有紛爭的和平生活,心也慢慢跟著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林海天山,桃花島。

    極樂宮大殿內,袁海把之前和沈浪交手的消息告訴了陸如龍。

    “什么,北飲狂刀的徒弟?那個老東西性子暴戾的離譜,怎么可能會有徒弟?”陸如龍臉色微變,有些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屬下只是猜測,但屬下有八分肯定,那個叫沈浪小子施展的刀招確實像極了刀降修羅。”袁海抱拳道。

    陸如龍臉色陰晴不定:“哼,那小子既有圣器,又會刀降修羅,說不定真和北飲狂刀有莫大的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宮主,那我們還要不要抓住那個叫沈浪的小子?”袁海問道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